耶和華是活神(撒下二十二章)

這一篇詩的內容是和詩篇十八篇幾乎一樣,詩中大衛大力的讚美和感謝神。首先,大衛用了十個稱呼來形容神和他的關係,神分別是他的巖石、山寨、救主、神、磐石、盾牌,拯救他的角、高臺、避難所、救他脫離強暴的(撒下二十二2-3),這些稱呼對大衛來說,不是只是一些華麗文學手法的形容詞,而是大衛生命中真正經過的,就是神如何保護他。

接著大衛不斷回憶及描述神在他身上的作為,包括當他在危險和死蔭幽谷時,神怎樣拯救他(4-7節);神怎樣彰顯祂的大能,叫天地都搖動,仇敵也四散(8-19節);神按他的公義待大衛,領他到寬闊之處,拯救他和賞賜他(20-28節);神是可倚靠的,帶領大衛得勝(29-46節);最後大衛稱頌耶和華是活神,是配得歌頌和讚美的(47-51節)。

全詩流露著大衛對神濃烈的情感,充滿了對神的讚嘆、感恩、倚靠和愛慕之情,這些流露的情實在和大衛晚年的表現十分不相稱。那不禁要問,這首詩是大衛甚麼時候的作品?經文一開始告訴了我們:「當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原來這不是大衛晚年所寫的時,而是他剛脫離了掃羅的手,做了以色列王的時候(51節顯示大衛已做王)。

那時,大衛還沒有被押沙龍背叛,還沒有犯與拔示巴的姦淫罪,因此他可以驕傲的在詩中說:「他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我在他面前作了完全人;我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23-24節)。**大衛對神的認識,不是紙上談兵,不是人云亦云,而是他自己親身經歷神在他身上的作為,所以他才能在詩中對神流露出這樣的情感,顯示出對神的極大讚美和歌頌。**並且以自己為「完全人」為傲,可以被神大大的賞賜。所以大衛稱神為活神,不用別人告訴他神是怎樣的,而是他十分相信和清楚,這位神是真正活著的神。

今日,我們比起大衛應更容易認識神,我們有整本聖經是神給我們的啟示,每個星期返教會聚會聽道查經,網上有千百萬的文章影片講述不同人的生命故事。**但今日要我們說對神的認識,我們可否好像大衛一樣真心稱耶和華為活神?我們對神的認識是別人給我們的,還是我們親身經歷的?為何資訊比以前發達,我們對神的認識反不及前人?**這些都值得我們反思,今日我們和神的關係到底是如何建立,甚至究竟有沒有去建立?求天父憐憫我們,賜給我們一個活的心去渴慕祂,給我們和祂之間有一段活的關係,因為祂就是活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