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牧者

讀經:以利亞將自己的外衣捲起來,用以打水,水就左右分開,二人走乾地而過。過去之後,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做什麼,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以利亞說:你所求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不然,必得不著了。」(王下二8-10)

牧者的牧者

今日去到書室,原本準備買完一些團契要用的書籍就離開,赫然發現在書架前站著一位高大威猛、風度翩翩,頭戴太陽鏡,身穿緊身衣的猛男,就是我在大專時期的牧者─劉志達傳道。

在觀潮三十幾年間,牧養過我的牧者甚多,劉生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長時間的一個。但每次當我需要向團友分享誰是最影響我的牧者,我都不其然會分享是劉傳道。有時我也會想,為何我會覺得他這麼影響我呢?當然不是他酷似黎明的外表和磁性的聲線,也不是他在籃球場上過關斬將的英姿,以上的東西我一樣也沒有,到底他是哪一方面影響我呢?

我想起以利亞和以利沙的故事,當以利亞將要升天時,他帶著以利沙走過了幾個城市,旁人都知道以利亞要走了,表現得不安,反而是以利沙非常鎮定,叫他們不要作聲(王下二3)。以利亞帶著以利沙,用外衣打水,水就左右分開,二人走乾地而過。過河後,以利亞問以利沙,你要我為你做甚麼?以利沙回答: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後來以利亞被神接走升天,人走了,外衣留下了,門徒也留下了。以利沙再用以利亞留下的外衣在約旦河打水,水竟然也同樣的分開了。以利沙繼承了以利亞行神蹟的能力,以利亞可以做的,以利沙也同樣做到了。

劉生又傳承了甚麼給我呢?他教我怎樣做組長,怎樣做敬拜隊領詩,也教了我侍奉的態度。那時少年崇拜在週日早上八點舉行,他要我們所有侍奉人員7點回來祈禱,現在若要求一班少青這樣做簡直是匪夷所思,但那時他就是敢於向我們挑戰,於是我們一班年青人真的可以在嚴寒的天氣也可戰勝睡魔返來一同祈禱,一同準備。那段時間,雖然辛苦,現在回想卻是很甘甜。

有一年返大陸短宣,我們在教會住宿,在回程前最後一晚竟然有人話見有賊闖入,於是一班團友三五成群的去巡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闖入屋。期間發生一段插曲,就是有一位姊妹看見另一位弟兄身上有邪靈,她十分害怕,立即找劉生講。劉生二話不說,捉了那兩位團友坐在一旁要同他們祈禱處理,但特別的是他還捉住我一齊,其實我甚麼都不知,只是好眼瞓,他卻要我坐埋一齊聽他們敍述剛才見到甚麼和發生甚麼事,又要我開聲為他們祈禱。老實說,半夜三更講鬼故,怎會不怕?但不知是他想找同伴還是甚麼,他還是捉了我一齊。

有一年暑假,我發生了事,靈命處於低谷,劉生就說要定期同我傾偈和祈禱,每星期約我一個下午回教會傾偈,傾信仰、傾家庭、傾夢想,有時去行山傾,有時去聖安德烈堂傾,一傾就是兩三個鐘。你猜猜這樣的面談維持了多久?不是一個月,不是兩個月,而是足足半年,這半年,他差不多將我整個生命由底至面翻了一次。我現在做了牧者才明白,要這樣花時間在一個團友身上,是何等奢侈的事。

今日見到他,他又「捉住」我了,說要傾兩句,於是兩個大男人坐在書室一旁,不理旁人的目光又在高談闊論,雖然只是短短15分鐘的時間,但也感到十分寶貴。其間我問他那一年鬧鬼一事為何要捉住我一齊傾?他說:「當然啦!我當你是門徒,這些經典場面當然預你一份。」隔了16年,我才知道,原來他不是要我陪他,不是因為當時我是隊長,而是他好像耶穌叫約翰、雅各、彼得他們跟從他入屋一樣,是要他們看看耶穌做了甚麼,他是以一個「當我是門徒」的心去牧養我和栽培我。

劉生那種誇張的埋身牧養,充滿挑戰的以身作則,有事時捉住我一同經歷的牧者心腸,原來是深深的影響了今日成為牧者的我。我今日牧養的模式和心腸,尋根究底,不自覺有很多是由他傳承了給我。

以利亞留給以利沙的,不是做事的方式,不是知識,也不是依依不捨的關係,而是延續神拯救以色列國的使命,是那份願意被神使用,至死忠心的心。

我感謝神也曾賜我一位牧者,他用生命和愛教導我甚麼是「牧養」:牧養不是事工,不是課程,甚至不是關係,在他身上,我學到牧養是要「當佢門徒咁教,有咩事要捉埋佢一齊,唔好俾佢走」

在這段我對自己在牧養上存疑的日子能與君一席話,霎時明白了許多。

多謝你,細劉生。

思想問題:你多年來在觀潮的不同牧者和導師身上傳承了甚麼?別人又可以在你身上傳承甚麼?

為教會祈禱:為教會的牧者、導師和組長祈禱,願觀潮的牧養不只是一種形式,而是生命和使命的傳承。求主幫助我們有耶穌基督牧者的心腸,以生命影響生命,讓我們牧養的信徒能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成為能忠心教導別人的人。